• 首頁 / 縱橫捭闔 / 正文

    俄羅斯著名國際問題專家盧金:中俄在創造積極的大國關系新范式

    作者:白云怡      來源:環球時報      2023-03-21 16:23:26

    【環球時報赴俄羅斯特派記者 白云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20日至22日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俄羅斯各界對中國領導人來訪充滿期待。俄羅斯著名國際問題專家、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東亞及上合組織研究中心主任亞歷山大·盧金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考慮到當前的國際局勢,這次訪問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他認為,作為多極世界的代表,俄中兩國創造了一種大國和鄰國間的新的、積極的國際關系模式。而且,兩國的建設性關系表明:“這個多極世界的每一極都可以為了整個地球的利益相互合作,我們不需要像美國那樣通過參與地緣政治斗爭來控制其他大國?!?/p>

    “中國領導人的到訪對俄羅斯和整個世界都非常重要”

    環球時報:中國國家主席此次訪問俄羅斯有什么重要的意義?

    盧金:中國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國家之一,也是俄羅斯最可靠的伙伴。中國領導人的到訪對俄羅斯和整個世界來說當然都非常重要。

    從俄方的角度來看,俄羅斯現在同美國和歐洲的關系處在幾乎凍結的狀態。俄羅斯正在加深與非西方世界國家的合作。自2010年以來,中國一直是俄羅斯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國,也是關系密切的戰略伙伴。在當前局勢下,俄羅斯與中國合作的重要性正在顯著增長。

    對世界來說,這次訪問意義重大。當然,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俄羅斯和中國的國家元首每年互訪已成為傳統?;ピL在新冠疫情期間有一些中斷,但相關會晤也在線上舉行,且現在已恢復正常。

    環球時報:中國國家主席此次訪俄向世界傳遞出怎樣的信號?

    盧金:有人可能會認為此次訪問只是延續疫情前的慣例,但考慮到當前的國際局勢,在許多西方國家試圖迫使中國對俄羅斯采取敵對態度時,這次訪問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這表明,中國不會屈服于任何人的壓力,俄中戰略伙伴關系一如既往的牢固。

    俄羅斯經常是中國領導人就任后出訪的首個國家。2013年3月,習近平以國家主席身份首次出訪時就選擇了俄羅斯,并在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發表演講。因此,習主席在中國的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當選國家主席后又一次將首訪目的地定為俄羅斯,不僅是這一良好傳統的延續,更具有高度的象征意義。

    “中俄不需要像美國那樣靠地緣政治斗爭控制其他大國”

    環球時報:在兩會期間的外長記者會上,中國外長秦剛在回答有關中俄關系的問題時表示,“中俄成功走出了一條大國戰略互信、鄰里友好的相處之道,樹立了新型國際關系的典范”。您認為中俄兩國為世界創造了一種什么樣的大國相處的新范式?這對當下的國際秩序意味著什么?

    盧金:是的,俄中確實創造了一種大國和鄰國間的新的、積極的國際關系模式。俄中兩國都是多極世界的代表,兩國的建設性關系表明:這個多極世界的每一極都可以為了整個地球的利益相互合作,我們不需要像美國那樣通過參與地緣政治斗爭來控制其他大國。

    俄羅斯和中國相互合作,致力于國際關系的民主化,努力使國際體系更加公正和包容。兩國捍衛聯合國的核心協調作用,反對廢除基于《聯合國憲章》的國際法體系的企圖。

    俄羅斯和中國在大多數國際問題上立場和做法相似。當然,兩國有各自的安全利益,但這并不妨礙莫斯科和北京聽取對方的意見,彼此協調立場以共同應對各種全球和地區問題。

    環球時報:如果北京愿意在解決烏克蘭危機中發揮斡旋作用,俄羅斯是否信任中國作為“調解人”的角色?如果有機會,俄羅斯和烏克蘭代表是否有可能在北京舉行談判,就像不久前沙特和伊朗那樣?

    盧金:俄羅斯當然會信任中國扮演這一角色。當雙方拒絕直接對話時,“調解人”的角色是很有必要的,比如在越南戰爭和巴以爭端某些階段的時候。

    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在烏克蘭危機的初期,俄羅斯和烏克蘭代表團是曾經有過直接會面的?,F在雙方互不對話,并不是因為俄烏在等待“調解人”,而是因為烏克蘭拒絕在“俄羅斯被擊敗”前展開對話。因此,要把基輔帶到談判桌前,讓基輔參與談判,不再認為“擊敗俄羅斯”是可行的方案。但現在美國及其盟友向烏克蘭提供的武器越來越多,他們在朝著相反的方向去做。

    環球時報:近年來,國際局勢日益復雜緊張。在您看來,中俄兩國的合作又有哪些新的內涵?

    盧金:俄中雙方目前在諸多領域保持合作。我認為,俄羅斯和中國都愿意以不損害自身利益的方式維護對方利益。這可以理解。因此,我們應該尋找符合兩國利益的方法(加強合作)。

    “即使在美國內部,也沒太多人重視所謂的‘民主峰會’”

    環球時報:今年3月底,美國將第二次舉行所謂的“領導人民主峰會”。一些輿論認為,美方此舉是渲染對抗中俄等國,意圖編造 “民主對抗威權”的虛假敘事。對美國此舉,您有何評論?

    盧金:所謂的“民主峰會”并不是一個嚴肅的國際會議,它只是被拜登政府用來鞏固其國內地位。即使在美國內部,他的這些動作也沒有得到太多人重視。我認為我們應該直接當它不存在。

    環球時報:一些分析人士在討論:“2023年,俄羅斯和美國發生直接沖突的可能性有多大?”

    盧金:事實上,美國已經是沖突的一方,它向烏克蘭提供大量軍事裝備、情報和各種其他支持。如果那些分析人士指的是美軍直接以正式的形式介入,我覺得可能性不大。這種舉措將非常不受美國公眾的歡迎,美國政府也不太可能在2024年總統大選前冒險這么做。

    環球時報:您認為這場戰爭演變為一場更多國家直接參與的、甚至世界級大戰的可能性有多大?

    盧金:真正的危險是,烏克蘭危機可能會像阿富汗戰爭、兩伊戰爭或當前的也門沖突一樣,變得曠日持久。

    在我看來,另一個嚴重的危險,是這場沖突升級為核沖突的現實可能性。當一方認為,除了使用戰術核武器來阻止另一方更強大的常規力量發展外別無其他選擇,這種情況有可能會發生,但這可能會為整個世界帶來災難。

    日本高清不卡aⅴ免费网站